主页 > Y生活化 >好像有道理、但又不大对?──你需要可以解决日常问题、推动哲学 >

好像有道理、但又不大对?──你需要可以解决日常问题、推动哲学

2020-07-02来源:Y生活化
点赞:693

好像有道理、但又不大对?──你需要可以解决日常问题、推动哲学

书与青鸟,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,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,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、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,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。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,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,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,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,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。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,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。

陈焕民,人称「小龟」,哲学研究所迈入第六年多、近七年的老资格,除了博士生的身份外,平常也推动哲学普及,像是教授国中老师如何教孩子哲学。其实,哲学在做的就是「对话」,因为思想之间需要互相釐清、碰撞,这对于老师的班级经营很有帮助。

他以亲身的哲普经验,在烙哲学年会前导活动上,与大家分享他以伦理学推动哲学普及,以及为何要以伦理学开始的原因。

「哲学到底可以干嘛?」这是很多人心中的疑问。陈焕民解释,哲学能够培养判断、表达能力。人所能穷尽的知识有限,但不管你对于一个议题的了解深浅,都可以透过哲学检视他言词的「有效性」。尤其,现在跨领域合作正夯,确保自己不会轻信权威、被唬烂,哲学的思辨便可帮上忙。

他以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沙特的所言举例:「在绝对自由的状态下非常恐怖,因为你觉得无助,但人类的难能可贵也在于此。」民主的社会强调自由,但使用者要思考后作出选择,自由才能彰显它的意义。

但哲学的普及和理论的推行并不划上等号。对于陈焕民来说,虽然难免需要使用理论来佐证,但哲普应该将重点放在哲学方法,例如:对话、独立思考、验证上。因此,也不是要社会大众去背诵哲学家的结论,而是推广思辨的过程、平台、提升品质。

像他国中教给老师的,并非灌输他们哲学家的理论,而是教导老师如何主持一个好的对话空间,不是一味要学生服从老师的命令。

或许有人会挑战他:「不过是讲道理,为何非哲学不可?」但他认为,哲学是一个没有预设条件的学科。像是经济学会假设人是理性的、立即的,但哲学就没有这样的限制,这也让哲学助于跨学科的对话,

讲了这幺多,「不是说哲学就好棒棒,」他笑说,但他觉得哲学的作用比较直接。「在我刚唸大学的时候,大家根本不会想要讨论,认为只是酸民,这好像有进步了。」他笑了笑,觉得欣慰,讨论的风气越趋普遍,也预示了现在正是推动普及的好时机。

陈焕民简单介绍伦理学,又称为道德哲学:

一般人可能对于规範伦理学、后设伦理学都有些陌生,但到了应用伦理学之后,大家就比较进入状况,陈焕民问到台下听众有多少人知道电车难题,几乎无人不知。

也因此,为何要从伦理学开始的原因呼之欲出。人在生活中必定逃不掉判断、考量。「生活」的这个情境,可以更加让人感同身受,激荡出后续的讨论。

为了强调这种感觉,陈焕民播了近来流行的节目「中国有嘻哈」片段,在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个,都会心一笑。

「我觉得不行」、「我觉得可以」、「你好严格」,这些梗能够这幺火热的原因,陈焕民认为,无非它符合了人们无时无刻都在做价值判断,并且拥有判断一致的期望。

也因此,在陈焕民的想法中,伦理学其实和日常生活很贴近。人常常很容易有道德直觉,歪着头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,却又说不出口。

遇到这样的情形,伦理学便能派上用场。依照陈焕民当课程助教的经验,哲学初学者大多对于伦理学较为有感,就算不感兴趣也会引起讨论,能试着说明不喜欢的原因,这也是一种答案,而非全然无反应。正因为与自己切身相关,又伦理学相较其他哲学,如形上学等,知识需求低,对于初学者来说也容易入门。

在他实际与教师接触的情况下,陈焕民也发现伦理学对于改善既有体制最有帮助。例如:中学以下的老师常常不知道如何教小孩,伦理学在此能作为理论工具。像是「少数服从多数、多数尊重少数」这句话,但目前实施的品德教育只是灌输教条,应该更要进一步去解释、训练判断权威的合理性,愿意跟权威沟通,才是更哲学化的做法。

近来,许多关于是否要将哲学列入高中必修的问题闹得沸沸扬扬。陈焕民认为目前的确还不适宜,毕竟没有相关的师资与配套,哲学也不如其他学科有明确的答案或目标。在他看来,目前最适合的方法,是先从教师培育开始,让中学教师理解如何教哲学较可行。

实际的办法,陈焕民划分成哲学人以及非哲学人两部分。在哲学人部分,他认为可以持续举办哲普活动 讲座、营队、培训活动。另一方面,也可与现有教育接轨,像是实验班、特色课程、大学通识等,可规划20至30人的课程,利用电影探讨伦理学问题。

再来,哲学人也可以透过评论、写作提升哲学的能见度,让大众知道哲学可以在社会问题中帮上忙。但他也提醒,不要一味只当反派角色,这一点也不可爱、迷人。应指出、解决问题,走实际路线会比较好。最后,虽然有点困难,但让政府了哲学重要性!

而在非哲学人的部分,陈焕民鼓励大家应培养时事敏瑞度,并试着用口语表达出来,毕竟「想」和「说」常常有很大的差距。然而,也不要怕表达立场、保持开放的心,不是「战」,而是「讨论」,製造一个大家能够参与的环境。虽然哲学不能让我们知道哪些是标準答案,但至少知道了哪些明显不是。

苏格拉底曾把哲学家比喻成牛氓,也就是常会在牲畜背上吸血的小生物,他认为大家会觉得哲学家讨厌,但是这样才会让社会前进。但陈焕民笑说,更希望可以当一只牛背鹭,让哲学与社会互利共生,也一如他一直为哲普所做的。

相关阅读

随便看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