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G绘生活 >你之砒霜,我之蜜糖──雍正 >

你之砒霜,我之蜜糖──雍正

2020-06-17来源:G绘生活
点赞:160

你之砒霜,我之蜜糖──雍正

你之砒霜,我之蜜糖──雍正

雍正留给民间的印象并不好。在这里,我要跟大家讲讲真实历史上的雍正皇帝。

雍正在清代历史上活得比较委屈,「康乾盛世」大家都知道,为什幺就把中间的雍正王朝忽略了呢?因为它太短了,前后只有十三年。

可是雍正这十三年,在整个清代中叶一百多年的盛世中,是创设制度最密集也最成功的十三年,什幺摊丁入亩、火耗归公、养廉银,什幺密摺制度、祕密建储制度、军机处制度,都是雍正一手创立的。

我在看雍正传记的时候,真觉得他是一个现代人穿越过去的,他不仅有严密的制度设计能力,还有超强的执行能力。他能够把构思出来的制度,透过各式各样的试做去推进,从而让它具体落地。从后世来看,雍正朝创立的所有制度,几乎没有一样是失败的,所以这个人很了不起。

而且他刚开始接的是一个烂摊子──中央财政府库空虚。可他死的时候呢?留下了一个非常富庶的中央财政。所以乾隆帝那六十三年才有钱可花,才有那幺多虚荣的事可以去办,这才是雍正真实的历史地位。

真实的雍正

你甚至可以说他是个天真烂漫的大男孩,因为雍正为人非常风趣、搞笑。比如说,雍正可以说是中国古代帝王当中,留下各式各样Cosplay(角色扮演)画像最多的一个人了,有的是扮西域的喇嘛,有的是扮山中的道士。还有一张非常着名,是当时的宫廷画师西方人郎世宁画的,画中的雍正又是西方贵族的服饰打扮。可见他特别喜欢玩这种穿越。

雍正皇帝的一生也非常勤政,他手批的奏摺和各样的朱批有二千多万字。十三年,二千多万字,一般人别说是写了,抄都能累死。而且他写的朱批非常有意思,他用的不是典雅的文言文,几乎就是大白话,而且有的大白话写得还特别像今天的微博文章。

比如说他写过这样一段:「朕就是这样的汉子,就是这样的秉性,就是这样的皇帝。尔等大臣若不负朕,朕再不负尔等也,勉之。」哪朝哪代的皇帝会说自己是条汉子?这哪里是皇帝的诏书,简直就是网路名人的一条微博。这里面没有皇帝的威风八面,只有一种真性情的大流露、大放送。

他跟臣子之间经常玩这种小花样。所以,他有一种天真烂漫的大男孩性格,这和历史上那个残暴、勤奋、严谨的皇帝,完全是两个人。

雍正vs.年羹尧:待人接物的风格

雍正的性格当中还有一个反差,就是他对他身边的人到底算是好还是坏呢?若说好,那是真好,他对他的十三弟怡亲王允祥好了一辈子,对汉族大臣张廷玉也是好了一辈子,对自己的小帮手李卫、田文镜,也是君臣相知了一辈子。

可是要说他不好,也不是空穴来风。他可能是清代历史上,抄大臣的家抄得最多的一个皇帝了,很多大臣的家(包括曹雪芹家)就是他抄的。他曾经的心腹年羹尧、隆科多等,都是他亲手弄死的。所以他到底是一个情深义重的人,还是一个刻薄寡恩的人呢?这也是一个大谜题、大公案。

要讲雍正的人际关係,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他跟年羹尧之间的关係,把他们二人的关係解剖清楚了,我们就知道雍正待人接物是什幺样的风格了。

年羹尧是安徽怀远人。年羹尧考取进士之后进入官场,康熙皇帝对他极其器重,认为他文武全才,不到三十岁就被任命为四川巡抚,这可是省军级的大干部。

那他跟雍正是什幺关係呢?他的一个妹妹嫁给了雍正当贵妃,这就是电视剧「甄嬛传」中的那个华妃。这是雍正当皇帝之前的事情,所以他们就是大舅哥和妹夫之间的关係。

在雍正初年的时候,年羹尧发挥了两个巨大的作用,第一个作用就是替代了当时的大将军王──十四阿哥允禵的位置。四爷对十四爷当然不放心了,十四爷那幺年轻,又手握军权,跟自己的关係也不是很好,还是让大舅哥去当抚远大将军比较好。

第二个作用就是雍正元年(一七二三年),青海爆发了罗卜藏丹津的大叛乱。年羹尧守土有责,当然要去平叛,然后一战功成,所以雍正对他极其欣赏。

雍正是一个非常懂得帝王术的人,对于这样一个极其重要又手握重兵在外的臣子,他极尽笼络。但他的手段也很寻常,首先是加官晋爵,封年羹尧为一等公爵,这在汉人当中非常罕见。另外就是给予各式各样的信任,比如说,陕西乃至整个西北所有的军政大权,全部下放给年羹尧。年羹尧想要提拔谁,只要写一张二指宽的条子上奏,雍正一定会批准。

还有就是各种给钱赏赐。当时雍正抄了苏州织造李煦的家后,就把李煦所有的家产都赏给了年羹尧,而且李煦家的奴僕也让年羹尧随便挑。

雍正还用快马加鞭的方式,把广东进贡的荔枝赐给年羹尧,「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」,只不过,这个荔枝不是送给杨贵妃的,而是送给年羹尧的。

此外,若是年羹尧得了什幺病,或者是他的家人得了什幺病,雍正皇帝更是老泪纵横,会给予各种关怀、各种抚慰。

在他们君臣相交的过程中,我们渐渐的闻出了一种不一样的气味。再后来,雍正皇帝对年羹尧的器重,已经远远超出了皇帝和有职守在身的臣子之间的关係了。比如说,雍正皇帝在东部做一些改革,经常拿这些事情问年羹尧,通常是用这种口气:「此事朕不洞彻,难定是非,和你商量。你意如何?」这其实并不是年羹尧职权範围内的事,你问他干嘛?

还有一次,京城翰林院大考,考庶吉士,这是一次正常的文官系统的考试。雍正皇帝把卷子定完名次之后,觉得自己也拿不准,就把卷子送去给正在前线打仗的年羹尧,让他帮自己排名次。这就是一个明显的示好,而且雍正经常跟九卿科道这些官讲:「你们有什幺事拿不准,不要问我,去问年羹尧,他主意大。」这成何体统?这表示一个君主把自己的君权都让渡了一点儿出去。

到雍正二年(一七二四年)的时候,罗卜藏丹津的叛乱被平定了,雍正皇帝就更高兴了,居然赐予年羹尧「礼绝百僚」的待遇。

但到了雍正三年(一七二五年)二月,年羹尧迎来了他人生的一个大转折,从此就是一路跌停。

失去边界的人际关係

雍正爷确实对很多人掏心掏肺的爱过,但是他一旦发现自己的爱得不到回报,他就抓狂,就用各种戏剧化的、残暴的,甚至是歇斯底里的方式进行报复。当然,在中国古代帝王当中,像雍正爷这种性格、这种处事方式的,也仅此一例。

当代中国人不也是生活在这样一种人际关係当中,用这样的方式去理解爱的吗?

美国有一个学者曾经说:「中国人提倡的这个『仁』字,从结构上看,它左边是一个人,右边是一个二。所有的中国人都生活在二人世界当中,他们对世界的理解,要幺是师生,要幺是父子,要幺就是同学,他们总是在两人关係中生活,从而丧失了自己独立的生存空间和人格空间。」

自由主义的人生观:保持独立,释放善意

很多人都在问:「什幺是自由主义的人生观?」在我看来无非就是两句话。第一句:「我们绝不去强制他人。」第二句:「我们尽可能的不让他人来强制我们。」也可以换一种方式来说,我们在保持自己独立的人格尊严和人格空间的前提下,尽可能对他人释出善意。

理解「爱」这个词,我还是最喜欢张爱玲在《沉香屑.第一炉香》里说过的那句话:「我爱你,关你什幺事?」这才是自由主义的爱情观。

这也许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使命,我们在中华民族的整个文化传承当中,也许要去扮演一个坚定的角色。一方面,用我们的身体、用我们的善意去抵挡我们的父母;另一方面,放过我们的孩子,坚决的斩断那根从远古一直到今天、用爱的名义去绑架他人的链条。我们这一代人应该能够做得到。

摘自《成大事者不纠结》

Photo:Jason Rosewell, CC Licensed.

数位编辑整理:曾琳之

相关阅读

随便看看